嵐Mist

爱挖坑且懒惰成性的无良文手~求大拇指和小红心动力ww
重度拖延症患者,在下就是一条咸鱼!是一条总是会栽进冷圈,
然后饿死的咸鱼。_(:D)∠)_
老爱在坑与坑之间跳来跳去,结果老老实实蹲【黑塔利亚】和【TLD】,还有【KH】以及【FF7】

折槛大法好!我爱他们~

厚颜无耻(并不哈哈)地来给自己做的MMD打波安利: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64018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D834940C-F051-43B9-89D6-5036388FF58F5920infoc&ts=1532879190371

憋打我哈哈哈

私心画了张白明穿着蜗牛牌的衣服ww,感觉这样的她老帅了哈哈
由于是铅笔画所以显得很怪desu√

【☆配合音乐食用更佳☆
☆灵感来源于爱尔兰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的诗篇《When You Are Old》☆
☆可能是把刀☆
☆一个短小的脑洞☆
☆对诗的胡乱理解☆
☆千万不要说我侵权呀╰(  ̄﹏ ̄)╯有标明作者的哟!☆
☆时间轴对不上别打我☆
☆最后!感谢观看☆
☆最最后:快深沉地爱着Kaufield吧!(最好给他们产粮哈哈哈)☆】

———————————Ich liebe dich ———————————

      故事落幕了很久很久之后,突然心血来潮的Wakefield在尘封的地下室整理旧书籍的时候,在旧书堆之中有一件蒙灰且已经肮脏到看不出原来深红颜色的大衣,他把它捡了起来,然后一本书皮早已磨损严重的小笔记本随着大衣扬起的动作掉了出来。
      Wakefield翻开了它,然后就看到……
【致我的挚友Wakefield:
            我不知道你是否会看到这封信,也不知道我写它的意义是什么。不过我想和你分享一下这首诗,我觉得它很美,也很衬你……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只是觉得很适合而已。
                               When You Old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 William Butler Yeats
    这里蕴含了我对你的想法,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真希望当时间过去很久,当你老了的时候,我还能见到你,然后再一次和你一起融洽地相处,或者再来一场一起行动冒险就好了。
                                                        来自你的朋友
                                                             Kaufumann】
    Wakefield看呆了,他不知道该对此做什么感想,只有那温暖夕阳下窗前的那抹披着暖光的红色身影浮现在眼前,那抹喊醒他时不经意牵起的微笑,直击他的心灵。
    “Kafumann……”Wakefield轻轻地呼唤那个名字,一如既往。只可惜,再也没人会回应了。紧紧地握紧指间的笔记本和那件旧衣服,温热的泪滴落在纸上,只不过这次,已经没人会温柔地安慰他了。
      一切早已落幕……只剩泛黄的回忆在脑海中盘旋罢了,离去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以下是文中诗句的翻译~
                                     当你老去   
    当你老去,头发花白,昏昏欲睡。
    倚在火炉旁打盹,请取下这本书。
    慢慢地读,梦影里看个清楚。
    你的双眼曾那样温柔,那样深邃。
    许多人曾爱你欢乐优雅的时日,
    爱你的美丽,发自真心,或出乎虚情。
    唯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灵,
    爱你枯老容颜那忧伤的纹理。
    俯下身来,在火光闪耀的炉栅旁,
    略带忧伤地轻声低语,爱是怎样消散。
   一步步攀上高高的山巅,
   把脸儿埋在闪烁的群星之间。】

【Kaufield】突然脑洞!

我要为Kaufield添砖加瓦(。ò ∀ ó。)
突然搞事,想搞个异色人设ww
我说我想异色他们互攻能行不?
ps:名字我乱来的,科学性是不存在的哈哈。
人物原本的性格保留了一些~

【Kaufield】异色paro
Wakefumann 维克夫曼(原Wakefield)
灰色头发微卷且扎着小辫子、青蓝色眼瞳
比Kaufield矮半个头。
英国人,但是像个腹黑的绅士。(就是那种想要调戏人但是不会表现出来,却偷偷搞事然后一脸正经地看着别人满脸通红的样子的那种人。)
身上穿着红色大衣(据说那原本是Kaufield的,但是他觉得穿着帅气,于是抢来穿了,但因为体型差的问题,所以显得衣服有点松垮垮的。)
性格比较冷,不怎么说话,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但对Kaufield默默关怀,把研究救治Kaufield的病的方法当成目前的人生目标。非常爱闹別扭(口是心非),明面上让Kaufield自己解决问题,暗地里却经常偷偷帮助Kaufield。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喜欢捉弄Kaufield,然后看他满脸通红的样子。
是位资深(且有点疯狂)的外科医生,因此经常随身带着手术刀和药品以及麻醉药,(放在大衣口袋里,手术刀有刀套的)而这些东西常常派上用场。
身法很好,若是有人惹他非常生气,就会闪身到那人的背后扎他一麻醉针。
要有谁欺负Kaufield的话,就会扎那人一整筒麻醉药。

Kaufield 考●菲尔德 (原Kaufumann)
黑色头发、红棕色眼瞳
比Wakefumann高半个头。
德国人,长得看起来很健壮但是有着肺癌,由于免疫力差而很容易病倒,并且因为肺癌而经常咳血。(有几次吐了很多血吓到了Wakefumann,因此Wakefumann经常待在他身边照看他的健康。)
身上穿着青蓝色大衣,(据说是因为被Wakefumann抢了衣服不得不套上了Wakefumann原来的衣服,显得有点窄。)
性格比较温和,但是有时会很固执,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想法,面瘫,但是害羞时会满脸通红。(况且皮肤很白,更红得像蕃茄了。)
是位很出色的心理学者,可以通过别人的面部表情和细微的动作大致推断出此人的想法。有时候也会去调查自己的病,但是得到的诊断大多数都是不治之症,因此很感激Wakefield费劲心血地试图拯救他。
当有人用侮辱性的词汇或者是嘲讽他是个病弱时,他就会攥紧拳头,揪着对方的衣领狠揍,而且因为力气很大,导致对方没有还手的余地。但平时不会滋事闹事,显得比较文静。
有人欺负Wakefumann的话,他就会二话不说,一拳打过去。

没忍住,来了波智障改图哈哈哈哈哈哈
别打我XD

【魔勇】Bref(总而言之)01

【5月20是吧?
是现代paro哟!
打算开成中篇(如果我不懒的话)
OOC注意!文笔小学生XD】
      “——我想我可能迷上你了。”D’vil提起笔在剧本上写下了一行字随后挠了挠头,又把刚写下去的句子删去。
       “诶哟,我的大导演啊,怎么自己写起剧本来啦?”小牙推开玻璃拉门,把手中的咖啡杯搁在D’vil的面前。
        D’vil抬头看着面前那杯热咖啡,叹了口气,说:“没办法,以前导演留下的剧本不适合,可是片子还是要拍的,新的编剧还没找到,还能怎么办?”他搁下了笔,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以眼神示意小牙有什么好的建议。
        不愧是默契的搭档,小牙领悟到D’vil的意思,她坐在桌子的另一边,支着下巴思索了一下,说:“要不这样吧?D’vil,我们写我们之前的经历怎么样?我觉得我们那场冒险可真是精彩极了。”
         D’vil沉思,拳头倏然握紧,而后又松开,点了点头答应了。待小牙高兴地噼里啪啦地描述了一堆什么联手打败黑暗领主啊诸如此类的事,还抒发了一大堆的感想后离开,D’vil转过转椅,从抽屉里摸出了一个披风,那是在离别时拉尔夫给他的,他把它轻轻地绕上手腕,抬头望向洒入阳光的落地窗。
         窗外阳光正好,但景却不一样了,没有了中世纪的建筑,没有了混着草香味的泥土地,也没有了融入大自然的村庄,有的,仅仅只是充满了污浊空气的喧嚣都市,以及钢筋水泥的压迫。是的,这并不是披风的主人所在的世界,不是他所留恋的那份感情的所在之处。明明早已选择离开,为何又要如此耿耿于怀呢?两人的相遇,不过只是时间线的错乱而导致的交织点而已,为什么,命运重回应走的轨迹时,他会感到心痛呢?
         D’vil低下头轻吻手上仿若还残留着主人的气味的披风,目光变得温柔而哀伤,一声“拉尔夫”从他的唇边溢出,挟带着满满的眷恋,消失在了空中。

爷爷的美好妄想哈哈哈
难道爷爷feel不到背后的奶奶在散发黑气吗?哈哈哈

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我

【帮忙刷双谜热度!!
所以灰常短小哈哈哈
谁抢谁啤酒罐你猜呀~_(•̀ω•́ 」∠)_】
       他快步向那个瘫在沙发上的颓废男人走了过去,一把夺走了男人拿在手上的啤酒瓶。压向了那个男人,并且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嘴唇,并啜走了他嘴里含着的酒液。一吻后,他抬起了头,一脸深情地看着那个不知是喝醉了还是被吻到害羞的男人,说:“我不允许你在这么作贱你自己,你要振作起来,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我。”最后的那一声,他加重了语调,似是在命令,却又透露出沉沉的担忧之情。

你所知道的我都知道

【双谜大法好!^q^
然而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写出了个什么鬼_(:з」∠)_】
    厨房里的冰箱门上贴满了便利贴,有些是写着购物清单的,有些则是记载着吩咐的话语……而这天,一张大而显眼的便利贴遮住了它们,那上面写着:
   我那件悲惨的事以及我惹怒你的事感到很抱歉,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
                你所知道的我都知道。
   相信你也明白,我们本就思维和行动都很相似。我是说,我们本就是同一个人,不是吗?所以,你所明白的知识我也懂,你的行为方式我也了如指掌……以至于我无意间就做了那种事。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不小心做了这种事的原因。



          在这张便条贴的最底部,一行清秀的字诉说了其主人对以上内容的感想:这就是你偷喝我藏在冰箱深处的啤酒的原因?我已经看透你了,谜之声。

想把奶奶画成超美丽的存在~正如精灵那般轻灵又美丽。(可惜这素不可能滴Orz)